79文學>軍事歷史>長寧帝軍>第八百五十一章 分派

息烽口外一戰,大寧在沒有動用北征大軍主力的情況下一舉擊潰黑武北院大營,三十萬黑武大軍頃刻之間土崩瓦解,這一戰對于黑武人來說,是立國千年從未有之慘敗,從未有之恥辱。

就在息烽口決戰之后的第三天,皇帝收到了從北疆瀚海城發來的急報,北疆大將軍武新宇的親筆信上說,黑武南院大軍猛攻瀚海城數日,雙方各有傷亡后隨即停戰。

這些事都在皇帝預料之中,為籌備北征,皇帝不僅僅是調動了近乎全國的兵馬,腦子里對戰爭初期的走向也做出無數次的推演,非但他自己推演,他和老院長以及大將軍蘇茂大將軍澹臺袁術幾個人一起推演過的次數也不少,到現在這一步,基本上都沒有出乎預料。

可是,無數次的推演也就是到這一步,因為之后的每一戰都不可推測,皇帝不是神,他推演不出來這一戰之后黑武人的每一步怎么走。

只要息烽口這邊對北院大營開戰,南院那邊必然會改變策略從防守態勢轉為主動進攻,這一點可以想到,除此之外也沒什么能確定的東西了。

對于黑武人來說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他們需要更積極的態度來穩定軍心。

皇帝將武新宇的親筆信遞給大將軍裴亭山:“黑武南院大營那邊的應對沒有什么預料之外的。”

裴亭山結果信看了看后說道:“臣仔細看過已知的黑武地形圖,野鹿原是重中之重,臣想著武新宇應該也是把主攻目標定在了野鹿原吧?”

“是。”

皇帝道:“攻破野鹿原,就能切斷黑武南院大營的糧草補給,以南院大營的儲備堅持不了多久,一整個春天已經把冬天的儲備用的差不多了,春天又是青黃不接,牛羊都瘦,而整個黑武產糧區都在北院,北院又被黑武國師心奉月把持,他是不會輕而易舉給桑布呂輸送糧食的,南院靠黑武無數個部族的牛羊支撐著,野鹿原一破,大軍就可長驅直入,毀掉草場的話,黑武人哪里還有什么贏的機會,可正因為敵我都知道這一點,所以野鹿原不好打,南院的精銳怕是早就已經在野鹿原部下重重防守。”

裴亭山沉思了片刻:“陛下的意思是,讓臣帶著刀兵從息烽口這邊往北攻?”

“動一動也好。”

皇帝道:“從息烽口往北是一大片苦寒區,沒有多少部族也沒有什么糧食,連黑武人都不重視,況且還有普洛斯山脈將這邊與南院那邊隔開,不攻,棄之可惜,攻,食之無味。”

皇帝看了裴亭山一眼:“可是朕又不打算把這為數不多的部族手里的東西全都讓給闊可敵沁色,朕要用她,卻不能把她養的太肥,如果不出預料,闊可敵沁色手下那幾萬人已經在征伐格底城和蘇拉城往北的一些小部族,靠這些部族的存糧牛羊她就能撐住一段時間,朕不準她撐住。”

裴亭山起身,抱拳:“老臣定不負陛下重望。”

“只是那邊實在太冷,太苦。”

皇帝道:“所以朕其實沒打算讓你去,你還是跟在朕身邊吧,朕讓孟長安帶兵去。”

“他不行!”

裴亭山眉角一抬:“他和那個沁色不清不楚,誰也不能保證他始終無私,再硬的男人在自己心愛女人面前也會變得軟了,絕不可用孟長安。”

皇帝點了點頭:“那沈冷呢?”

“沈冷也不行。”

裴亭山道:“第一,沈冷手下巡海水師要負責大軍后勤補給和運輸兵員,從這到黑武南院,如果我們不能直接打通普洛斯山的關隘,那就只能讓沈冷的巡海水師把息烽口的大軍運到瀚海城那邊去,走水路比大軍走陸路要快至少半個多月,甚至一個月......第二,沈冷和孟長安可是好兄弟,縱然沈冷率軍往北動臣也不放心。”

皇帝笑了笑:“他們兩個應該還能分的出來輕重。”

“臣知道陛下心疼臣,覺得臣已經年邁,害怕再往北受不了苦寒,可臣并沒有老啊。”

裴亭山往旁邊看了看,外邊屋子墻上掛著一張硬弓,他大步過去將硬弓摘下來,左手握弓右手拉弦,一發力,咔嚓一聲將這硬弓直接拉斷了。

拉斷了硬弓,裴亭山沒停,走到屋子外邊兵器架上,抽出一把黑線刀大步走到院子里一棵老樹下,黑線刀潑灑出去一片銀芒,刀光一閃而過,隨著裴亭山一聲暴喝,這棵足有腰粗的老樹直接被他一刀砍斷,樹冠緩緩的倒了下來,院子里頓時被砸起來一片煙塵。

裴亭山將黑線刀戳在一邊,大步走回屋子里:“陛下,你看臣可是打不動了?”

皇帝哈哈大笑:“也罷也罷,既然你不服老那就讓你去,只是你要切記,朕在乎對黑武一戰之勝,卻不及在乎你,仗可以不打,也可以打不贏,但你不能出事。”

裴亭山心中一暖,肅立行軍禮:“陛下放心,這應該是老臣最后一次與黑武人交手了,臣不會讓陛下失望,也不會令東疆刀兵蒙羞。”

皇帝起身,走到裴亭山身邊說道:“當初朕與你在北疆殺黑武人的時候,這些年輕人差不多都還沒出生,他們現在覺得戰場是他們的了,得讓他們知道,他們不行。”

裴亭山心中一股熱血上涌:“臣明白!”

另外一個院子里,沈冷和孟長安飽睡一夜,兩個人在清晨醒來的時候精神已經完全恢復過來,幾乎差不多同時睜眼,然后孟長安發現沈冷的一只腳丫子在自己臉旁邊,怪不得昨夜里睡著了之后做了一夜吃咸魚的夢,這一夜,想


狀態提示:第八百五十一章 分派--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纽约黑帮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