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學>玄幻奇幻>山海經之三子傳說>第一二一章 云雨鼎 流沙陣

“筑賓!我金門委曲求全三千多年,只為能有今日。我金門既然敢來,難道還會怕你恫嚇!”巫山大君話落處,掣肩后水寒劍,飛身而起道,“三位山君,速隨我破陣!”

“諾!”

“諾!”

“諾!”

三大山君齊聲應諾,紛紛飛起空中,使開兵刃,直撲封神臺。

“且慢!”筑賓把棗木槊往下一指,高喝道,“既然敢來廝殺,便要光明磊落,速速報上那三個的名號,一來我等不殺無名之將;二來到時候,我等也好向魃公主稟報,是何方何人要來造反!”

“哈哈哈哈……好!我們既然來救神王,還怕你誅滅九族不成!”巫山大君在空中穩住身影,傲然道,“這一位身著水合袍,提豹頭杖的乃姓嫪名俞,號不庭山山君;這一位身著葛布衣,拿青櫪殳的乃姓陽名交,號襄山山君;這一位赤膊袒胸,握鐵檀疙瘩的乃姓陽名白,號融天山山君。”

巫山大君剛剛說完,襄山山君陽交把青櫪殳橫擔在手中,兇惡道:“莫說你等不殺無名之將,我等手下也不死無名之輩,有種的報上你們的名號!”

“哈哈哈哈……”筑賓朗聲大笑道,“我等山海小神,有名無號,不提也罷。”

“筑賓,你想耍賴?難怪我南荒都說:黃帝老兒陰險狡詐,此言果然不假,便是連他手下的這些個小毛神也都這般壞透!”陽交怒道。

“大膽陽交,你竟敢羞辱黃帝陛下!”筑賓身后闖出一位神人,身高兩丈,銅眼虬髯,氣呼呼道,“老子沖門,小神一個,無號!”

“沖門,你速退下。”筑賓喝退沖門,然后道:“我等雖是小神,但斬殺你等還是綽綽有余,告訴你等又有何妨:剛才說話的叫沖門,這白面的叫府舍,這黑面的叫大橫,這青面的叫付哀、這灰面的叫期門,你等可都記住了?”

“南蠻,可都記住了?度朔山上,喂虎湖畔,可別忘了是誰宰的你!”沖門瞪大銅眼緊盯陽交,恨不得一口吞掉他。

“誰宰誰還說不定!沖門,你有種出來,讓我先砸碎你的腦袋!”陽交呼過,舉青櫪殳沖身而出。

“爺難道怕你!”沖門不甘示弱,舞起玄鐵棍,飛身迎戰。

頓時二神就斗在了一起。

嫪俞和陽白不甘落后,直撲出陣,與迎上來的府舍、大橫、付哀三神交戰起來。

巫山大君金門抖水寒劍,直闖封神臺,復又被筑賓、期門左右橫空截住。

系昆山上,封神臺前,一場激烈地廝殺展將開來。

十位神人,十般兵器。十位神人,如風飄忽只見影;十般兵器,似瀑傾瀉盡是光。

人影來時,眼花繚亂;兵器去際,排山倒海。

天空里,到處是奔雷走電;山巔上,每處是巖崩石飛。

奔雷走電,震得九天陣陣裂;巖崩石飛,漫天灑落驚石雨。

兩廂里你來我往,舍命斗殺,直殺得風云悲愁,乾坤昏暗。

混戰多時,嫪俞一杖打在了付哀的左肩上。付哀痛叫一聲,直落在封神臺上。嫪俞撕開防御,直撲封神臺。

這邊慌了筑賓,蕩開水寒劍,抽身飛離,但解救已然不及,便急把寶貝流星錘祭起,徑打嫪俞。

嫪俞剛撲近付哀,欲結果了他的性命,猝不及防,被流星錘打在后心窩,“哇”的吐出一口血來,亦摔在了封神臺上。

而此時,金門獨戰期門,輕松了不少,只一劍便將期門戮翻下云斗,遂急去解救嫪俞,攜起他飛離封神臺,但身后流星錘長了眼一般打來。

金門畢竟道高,回頭揮劍將那流星錘格開去。

陽白斜刺里覷見大君危險,急闖開府舍、大橫的圍攻,舞鐵檀疙瘩直取筑賓。筑賓見他來得兇猛,收了流星錘,挺戈交戰。府舍、大橫如風附影,隨后而至。三神并殺陽白,陽白頓時落了下風,電光火石之間,被筑賓在脅下刺了一劍,鮮血噴灑。

金門得了空,將嫪俞放下,在懷里忙取一物祭在空中,打將下來。

筑賓、府舍、大橫三神正在須臾間解決了陽白,冷不防空中飛下一物,挾風裹電,威力非凡。

“云雨鼎!不好!”

筑賓識得此物厲害,不及祭錘,化道紅光遁去。

府舍、大橫反應卻遲,那云雨鼎連翻被打在二神身上,俱被打落在封神臺上,咳出血來。

筑賓已遁回中央鎮邪柱上,見狀大驚,急叫道:“大家速回,隨我啟陣!”

付哀、府舍、大橫、期門騰身而起,俱上了鎮邪柱,盤膝坐定,手指捻動,口頌法訣,啟動大陣。

沖門與陽交正斗得死去活來,忽聞筑賓叫喚,便惡道:“陽交,今日暫且多留你一日性命。”說罷,憤然不平地拖棍遁回封神臺,歸位做法。

“沖門,有種別走啊!”陽交怎肯罷手,提青櫪殳緊緊追趕上來。

卻才追至封神臺前,忽聽一陣悶雷驚響,筑賓等人消失無蹤,封神臺陡起一道黃垣,猶如一條巨大的黃龍昂頭盤旋不停,但見狂風呼嘯,云濤推宕,天昏昏,地暗暗,著實唬人。

陽交不知端的,舉青櫪殳就搗,搗得一派砂礫飛揚,恰如細刃鋒利,兀自把他的臉都給劃花花了,卻是不損那黃垣一毫半分。

見此景,金門大君大叫道:“襄山君住手,此乃結界之陣,你那兵器破它不得。”

“大君:難道就這么罷戰了?”陽交氣急敗壞地摸著血糊糊的臉面奔至金門大君跟前。

“此陣我早已參透,須


狀態提示:第一二一章 云雨鼎 流沙陣--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纽约黑帮救援彩金